市轨道交通三号线北延段施工区间3标项目结算评审复核工作案例分析

按照市财局《投资评审复核考核操作规程》的要求,我中心对市轨道交通三号线北延段施工区间第3标段项目结算评审,采用全面性复核的方式进行了复核,经评审中介机构积极对数,项目相关各方对评审结果及时盖章确认,顺利完成了该项目结算评审复核工作,复核审定金额为2.02亿元,在中介机构评审的基础上再为财政节约资金561万元。复核工作案例分析如下:

一、工程内容及合同约定的变更结算原则

(一)项目基本内容及承包方式

该项目,按原招标图纸主要包括:矿山法圆形隧道(盾构拼装管片)1540.752米、盾构法隧道2154.8米和明挖区间隧道206米等三种工法隧道工程,并按上述工法和数量进行了招、投标,双方签订了施工合同,约定了该三种工法隧道均为“合价包干项目”。

实施中因线路调整,发生设计变更,取消了原206米的明挖区间隧道,矿山法隧道及盾构法隧道的里程及相对位置也均发生了变更,合同变更审批程序完整,并签订了补充协议。按竣工图实际完成矿山法圆形隧道(盾构拼装管片)1401.237米、盾构法隧道2681.49米。

(二)合同变更结算原则

按合同相关条款约定,综合单价采用清单计价法,其中合同内,按照合同约定的综合单价计算,合同外,依据《2001年广州地铁工程主要项目综合成本指导价》等进行组价。“合价包干项目”调价方案,为正线隧道由业主原因引起的区间隧道长度变化,“按区间隧道长度(增减量)乘以合同中拟定工法隧道每延米综合单价”。

二、复核中发现的问题

按照全面性复核的要求,对项目评审依据的充分性、评审质量的保障性、评审程序的合规性、评审管理的规范性等方面进行了复核,对工程量、单价、费用等进行了抽查核对,对矿山法、盾构法隧道掘进等项工程量、单价、费用等方面进行了抽查与核对,在复核规程规定的时间内,向中介机构提出了“财评中心初步审查意见”:

1..矿山法圆形隧道和盾构法隧道的工程量应依据竣工图进行调整。

2. 合同外工程变更增加盾构进出洞段(含负环段)费用项目,负环掘进段、出洞掘进段、进洞掘进段的工程量,与《2001年广州地铁工程主要项目综合成本指导价》中工程量计算规则不符,应按定额计算规则调整。

3. 上述变更增加的1次盾构进出洞段(含负环段)费用中对应的掘进长度,不能与隧道掘进重复计量,重复的工程量应予扣除。

三、依据合同约定及定额工程量计算规则处置争议事项

复核中与中介机构共同对数,发现矿山法隧道和盾构法隧道的工程量,按合同清单数量累加设计变更单的数量,与按照竣工图计量结果不一致,经共同核对合同变更条款及竣工图,很快就得出了一致的结论,按竣工图调整结算工程量。但在工程变更增加的1次盾构进出洞段(含负环段)费用中,负环掘进段是否与隧道掘进工程量重复的问题上,曾一度产生不一致的理解,为此一同翻阅

《2001年地铁广州地铁工程主要项目综合成本指导价》中相关工程量计算规则:

1. 负环掘进段 :从拼装后靠管片起至盾尾离开出洞井内壁止。不分满环和开口环。

2. 出洞掘进段:从盾尾离开出洞井内壁至盾尾离开出洞井内壁40m 止。

3. 正常掘进段:从出洞段掘进结束到进洞段掘进开始。

4. 进洞掘进段:按盾构切口距进洞井外壁5倍盾构直径长度计算。
为更加直观理解各掘进段的空间关系,依据上述规则绘制了“图一,掘进段划分示意图”进行分析:所谓负环段掘进也称临时环掘进,就是盾构机始发时,在工作竖井里,首先推进油缸顶着反力架向前推进,推进到一定的距离(达到负环管片安装的空间)后安装负环管片,负环管片安装完成,推进油缸顶着负环管片继续向前推进,如此循环掘进,直到将盾构机的盾尾离开出洞井内壁止。而后的掘进顺序依次是“出洞掘进、正常掘进、进洞掘进”,掘进累计达到一定条件后(100环左右)负环就可以拆除了。虽然负环管片的安装及拆除均发生在始发工作井里,不进入隧道,但从图一可以明确的看出,负环段掘进却始终发生在隧洞中,负环掘进段始终都占隧道总掘进长度中的一定空间距离,既然合同变更已经单独计算了1次增加的盾构进出洞段(含负环段)的费用,则对应的负环掘进段的长度,当然要从隧道掘进的结算长度中予以扣除。至此所有问题达成了一致的处理意见,以下相关项目分别予以修正:

矿山法隧道(盾构拼装管片)工程量,按竣工图里程核减139.515米,核减金额558万元。

盾构法隧道工程量,按竣工图里程核增113.76米,核增金额226万元;同时扣除含负环段重复所占长度176米,核减金额350万元。

盾构隧道管片工程量,按竣工图里程核增113.76米,核增金额169万元。

合同外增加盾构进出洞段(含负环段),依据定额工程量计算规则核减92米,核减金额48万元。

与送复核金额对比,纠正正、负偏差金额叠加1351万元。其中,核减金额956万元,核增金额395万元,累计净核减金额为561万元。

四、 综述

正确及完整的理解合同约定的条款,尤其是相关结算原则条款的真正含义,正确把握工程量计算规则,是对我们每一位造价人员的基本要求,同时也要源于平时工作的不断学习和日积月累。其实,我们简单回顾一下地铁类似施工项目合同的承包方式,不难发现“合价包干项目”占绝大对数,但包干的涵义是“与众不同”的,在施工合同或招、投标文件中,基本都有诸如隧道正线里程、空间结构体积或断面发生变化时,允许对比业主给定的招标图纸尺寸和数量进行调整的条款和原则,同时隧道类工程项目的价值都比较大,所以其“合价包干项目”的项目,自然要成为复核中关注的“焦点”。其工程量计算如果不准确,甚至与相关工程量计算规则相悖,稍有不慎,可谓“失之毫厘,谬以千里”了。一般情况下,对地铁定额我们没有土建、市政及安装工程定额那样熟悉,也正因为如此,定额就是我们的好老师,遇到问题大家一起谈论,共同学习定额,不失为解决问题的基本方法。

Top